鬼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挖出来了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长安骰魔
    红色游轮上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让他们的命,飞过来的两发火箭弹,一发打中船头,一发打中船尾,并没有攻击щww{][lā}

    甲班上的人率先掉落在海上,有人受了伤但并不致命,不过他们的船是铁定报废了,船上的人都纷纷跳进了海里。

    张小北赶紧拨弄来两块船体上被炸开的木板去承接跳进海里的王昭君等人。

    看到她们三人都毫发无损,张小北这才定下心来,只是他们的行李估计要随着他们的游艇慢慢地沉进海底了。

    “小北,我给你带出来了这个!”

    用木板支撑着身体的王昭君举起了手中紧紧拽着的一个网袋,网袋里面的三个田鸡还在活蹦乱跳着。

    “昭君,干的好,这三个田鸡之后可是能派上大用场的!”

    张小北兴奋地接过了那网袋。

    那艘红色游轮放下了两艘武装快艇,用黑洞洞的枪口逼楚旭风等人上缴了身上的武器,掉进海中狼狈不堪的他们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张小北他们全部被要挟上了红色游轮,他们身上的武器都被搜走了,所以对方并没有把他们捆绑起来,十几个枪眼对着他们就足以让他们不敢作任何反抗了。他们被带进了一个宽广的大厅,大厅里面放着好几张赌桌,显然这是一艘赌船,

    只是此时这偌大的赌厅里面只有一个人坐在赌桌上,

    这个人是一个女人,年龄大概二十八岁左右,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

    看着包乐衣等人,她露出了一个十分亲切的笑容,就好像是遇到了昔日的老友般,这给包乐衣他们一种错觉,一种认为她毫无恶意的错觉。

    但阅人无数的张小北看穿了这种笑容,这并不是善意的笑容,他曾在曹操和刘邦脸上看过这种笑容,微笑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更多的是内心的外现,而不是用来向外人展示自己的愉悦。

    “是你出卖了我?!”

    包乐衣突然喊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红裙女子身后的一位眼镜的男子。

    顺着包乐衣的目光,张小北认出了那位男子正是此前跟着包乐衣拜访包浮生的郭羽。

    郭羽一副内疚的表情,声音微微颤抖着,“包……包老板,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我在他们的赌船上输了五千万,我不这样做,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你这混蛋!”包乐衣气炸了,就想着冲将上去揍郭羽这个叛徒几拳,可是一个枪口把他死死地压了回来,他便不敢再轻易动弹

    “看来是我的人惹你生气了。”红裙女子说道,便吩咐两位手下把郭羽带了下去。

    “你们的目的也是为了……”包乐衣顿了一下,没有往下说,似乎生怕自己把情报抖了出去一般。

    但红裙女子很直接,说道“没错,我想要你们包家一直守候着的那座墓穴,所以为了避免到时发生不必要的争执,我想请你们此刻就去死!”

    她把‘死’一字咬的很淡,仿佛在说一件很轻巧的事一般。

    但包乐衣他们听到这字语后无不吓出一身冷汗。

    张小北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这红裙女子的身上,他感觉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以前曾经见过她,但是忘记了在哪里见过,也是由于这种忘记,他断定是发生在他穿越到三千年之前的事,因为他穿越之后便拥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所以不会是在那之后遇到的她。

    “不过——”红裙女子继续说道,“我向来喜欢给人机会,所以你们也是有机会全部活下来的。”

    “什么机会?”楚旭阳着急问道,开玩笑,他可不想这么年轻就死在这里。

    “那就是和我赌!”红裙女子说着吩咐手下拿来了两个摇盅和六个骰子。

    “不知你们派谁出来和我赌?”红裙女子继续说道。

    “我来吧!”

    张小北轻描淡写地说道,他觉得在这里没有人摇骰子会比他厉害。

    他在唐朝的时候曾经有个外号,“长安骰魔”,这个外号支配了长安很少一段时间,那时候长安城所有赌坊都被他弄得闻风丧胆,战战兢兢,倒闭转业的不计其数。

    当时他一个人就几乎整治了整个长安城的赌业!

    可是楚旭阳却慌忙拉住了张小北,“小弟弟,你别胡闹,这不是开玩笑的!”

    明显楚旭阳不可能把自己的性命压在一个刚认识的高中生身上。

    “相信我!我很有把握!”张小北目光真诚地说道。

    “我信你个鬼!”楚旭阳说道,“就算我信你,他们会信么?”

    张小北回头一看,七八个人齐刷刷地朝着他摇头。

    “这时候只有让我上了!”楚旭阳挽了挽衣袖,“幸好所有赌局里我最擅长的便是摇骰子。”

    “可我同样也不相信你!”张小北说道。

    “哎呀,你这小子,这种时候了你还给我捣乱!”

    楚旭阳有点生气了,不过在十几个枪眼面前,他也不敢发飙,于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和大家说道“那好,我们就来个公平投票,支持这小子代表我们去赌的举手。”

    刷刷刷,

    张小北这边只有王昭君、洛曦、西施她们三个举了手。剩下的人似乎更愿意把宝压在一个看似很有经验的楚旭阳身上。

    “你就只有三票,结果很明显了吧!”

    楚旭阳不屑地说道,然后走到了红裙女子的对面,在赌桌前坐了下来。

    张小北没有办法,他想拦也拦不住,也只好先让楚旭阳去碰碰运气。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