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二七章 一磕一哀求
    皇帝旨意?车不迟皱眉,他也知道轻易冒犯不合适,可邵柳儿非要来。

    邵柳儿哀声道:“法师,并非前来冒犯无心先生,只是我夫君命在旦夕,我只是前来恳请无心先生,难道也不行吗?”

    “这…”拦者犹豫。

    锵!邵柳儿突然出手,一把拔出身旁女侍的佩剑,横剑颈项之上。

    “王妃!”众人惊叫。

    “让开!”邵柳儿厉声喝斥,剑锋已令雪白颈项冒出血迹,凄声道:“法师,我绝不敢冒犯无心先生,也不想冒犯任何人,只是丈夫命在旦夕,不得不尽力一试。不管无心先生答不答应出手相救,我都要试上一试,尽人事听天命,请法师通融!谁敢拦我,我便死在这里!”

    拦截的修士中,有人袖中手掌一翻,欲施法制住邵柳儿。

    谁知车不迟身形一闪,摁住了对方的胳膊,之后朝拦截等人拱手道:“诸位师兄弟,看在同门的份上,还望通融。我在这保证,王妃绝不会冒犯无心先生,我也不会允许,我会在旁看着,如何?”

    他这般说了,拦截者略犹豫之后让开了路,同时提醒车不迟:“掌门就在宫中盯着此事,师兄谨慎些!”

    也是在警告车不迟,你盯好了,别让我难做,否则你自己也别想好过。

    车不迟微微点头致意,算是谢过通融,之后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邵柳儿手腕,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夺了宝剑,反手将剑别于身后,伸手做个请的手势,表示可以过去了。

    “谢谢!谢谢!”脖子上带着血痕的邵柳儿对拦截者弯腰,感激不已,之后迅速通过。

    车不迟没让太多人跟随过去,只几人快步跟随在邵柳儿身后。

    跑来看情况的昊青青顿时不乐意了,大呼小叫的道:“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可以过去?”

    拦截者自有应对,沉声道:“公主,陛下旨意针对的是你们!”

    “你们…”昊青青龇牙咧嘴,却又无可奈何。

    鬼医弟子宅院门口的大门敲开了,郭曼露头瞅了眼门外的几个人,狐疑道:“什么人,什么事?”

    敲门的车不迟侧身让出身后的邵柳儿,“英王府王妃求见无心先生,劳烦姑娘代为通禀一声。”

    台阶下眼巴巴的邵柳儿努力挤出一脸笑意,不顾王妃身份,躬身弯腰,对郭曼这个看门的也努力表现出毕恭毕敬,希望能博得对方好感。

    “英王妃?”郭曼嘀咕了一声,目光忽闪着打量对方,之后道:“等着。”

    咣!门,不留情面的关上了。

    门外的人不知结果如何,毕竟门内的主人连大内总管步寻的面子都不给,只能焦虑等待着。

    屋内,一堆瓶瓶罐罐中的无心正翻看着一本羊皮卷,按照羊皮卷上的文字制作配比药物。

    药味浓郁的角落,颜宝如正在研磨植物根茎,按照无心的吩咐制作药粉。

    郭曼入内,走到无心身边通报道:“先生,英王府王妃求见。”

    此话一出,无心整个人瞬间僵住,回头问:“哪个英王府的王妃?”

    郭曼笑了,“京城还能有几个英王府,就是三皇子昊真的王妃。”

    无心五指瞬间攥紧了手中羊皮卷,呼吸明显有些急促,喉结不停上下耸动着,“她来此作甚?”

    角落里的颜宝如抬头,察觉到了无心说话的语调明显有些不正常,似乎略带颤抖。

    郭曼也在留心无心的反应,闻言笑了,“刚才对先生说了,是来求见先生的。”

    “不…”无心似有些不安道:“我是问,她来见我作甚?”

    郭曼奇怪道:“先生怎么了?肯定是因为英王昊真中毒之事啊,之前大内总管步寻不是来了么,我不信先生猜不到英王妃是为救丈夫而来。”

    无心慢慢放下了手中书卷,犹豫着。

    等了一会儿,郭曼试探道:“先生,见或不见?”

    颜宝如明眸忽闪,发现先生似乎有些紧张,胸口明显起伏不定,呼吸动静紊乱。

    无心突然转身,可快步走出药房门口后,又止步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又抬眼看了看大门方向,似乎有些不敢面对什么,突又转身钻回了药房内,扔下一句话,“不见!”

    一起跟出门看动静的颜宝如和郭曼又一起回头看向屋内,之后相视一眼,读懂了彼此眼神中的意思,先生明显是一副患得患失模样,不正常!

    郭曼离开了药房这边,走到大门口,门开半扇。

    门一开,门外众人皆露出希冀眼神,邵柳儿更是双手十指纠结在一起,真正是眼巴巴的希望着。

    然而郭曼一开口便让众人陷入了绝望,“王妃请回吧,先生不见客。”

    这是情理之中的答复,也是意料之中的,可也是众人最害怕的答复。

    邵柳儿当即哀求道:“姑娘,容贱妾见先生一面如何?”

    换了平常,郭曼只怕是已经直接关门了,可此时对邵柳儿却充满了好奇,并未急着关门逐客,不断将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之余,好心劝说道:“王妃,您就别为难我了,先生的规矩,说了不见就是不见,谁来也没用。齐皇陛下也曾来此求见过,先生不见照样是不见,您还能大过齐皇陛下不成?”

    “贱妾万不能和陛下相提并论,可贱妾的丈夫真的是命在旦夕,恳请先生救救我丈夫。”邵柳儿哭泣着,双手一提群摆,竟当众噗通跪下了,“求先生大发慈悲之心!”

    “王妃。”车不迟不忍,近前欲搀扶。

    邵柳儿却推手阻止了。

    郭曼叹了声,“王妃,您这又是何苦来着。王妃可能不知,在这门口跪下的人王妃不是第一个,我都记不清曾有多少人在此跪求过先生。没用的,先生说不见就是不见,从未破例过,王妃请回吧。”

    邵柳儿泣声摇头:“不求先生为我破例,只求先生大发慈悲,先生不答应,我便不起来!”

    郭曼唉了声,“那只能是随你咯。”身子后退,顺手关门。

    咣!门一闭,巷中一片安静中只有邵柳儿的哭泣声。

    “王妃,人家既然不见,要不咱们就回吧!”车不迟劝了声。

    他这一劝,邵柳儿忽俯身磕头,一磕一声哀求,“求先生大发慈悲救我丈夫!求先生大发慈悲救我丈夫……”

    车不迟等人面面相觑,王妃为救王爷一片诚心,搞的他们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被拦在巷口的呼延威等人远远目睹了这一幕,皆无语。

    “三嫂这又是何苦…”昊青青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模样,“什么无心先生,我看是铁石心肠、狼心狗肺,不,是没心没肺,这种人别落我手里,否则定将他心给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一旁修士低声提醒道:“公主慎言!”

    “哼!”昊青青撇了撇嘴,目光投向巷子里磕头不止的人,“三嫂对三哥倒是一片真情。”

    呼延威嘀咕一声,“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昊青青立刻冷眼扫来,“我不好吗?”

    “呵!你说呢?”呼延威皮笑肉不笑着朝巷子里的磕头人抬了抬下巴,“学着点吧。”

    昊青青两眼一瞪,“想让我为你下跪?想得美,你怎么不去死?”

    呼延威翻了个白眼,嘀咕道:“你好,真好。”

    药房内,郭曼一进来,手持羊皮卷的无心立刻问道:“她走了吗?”

    郭曼:“不肯走呢,跪在了门外,说是先生不答应救她丈夫,她就不起来。”

    无心嘴角浮现一抹嘲讽冷笑意味,“还真是郎情妾意、伉俪情深,愿意跪就跪着吧。”说罢继续看手中的羊皮卷。

    郭曼和颜宝如相视一眼,两人与无心相处都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他的脾气多少有些了解,还是头回见他说出这种嘲讽意味的话来。

    郭曼出去了一阵后,再进来时告知,“英王妃还没走,正在给先生磕头,一磕一哀求,求先生救人。”

    无心喉结耸动着,没吭声,继续看着手中的羊皮卷。

    然而不管是郭曼还是颜宝如,都看出来了,先生明显已是六神无主,捧着羊皮卷也是心不在焉,精神恍惚着,没了从前的专注。

    郭曼过一阵就去大门口通过门缝观察一阵。

    药房与大门口之间来回几趟后,无心忽主动问了一句,“她还在吗?”

    郭曼:“还在,仍在磕头哀求,能看出,已经是累得不行了。”

    无心缓缓闭目,双手紧攥着羊皮卷,好一阵后,忽睁开了双眼,放下了手中羊皮卷,一字一句道:“开门!”

    “呃…”郭曼一愣,试问道:“先生答应了?”

    无心:“让她进来!”

    “是!”郭曼转身快步离去。

    嘎吱!大门开了,这次彻底敞开了。

    门外诸人皆抬头望,已经累得疲惫不堪的邵柳儿连忙卖力磕头,加大了声音,“求先生大发慈悲救我丈夫!”

    郭曼:“王妃起来吧,先生让您进来。”

    众人大喜,皆精神一震!

    “谢先生,谢先生。”邵柳儿亦大喜谢过,连忙爬起,然刚起身又噗通跪下了,是摔了下去,腿已经跪的麻木了。

    一旁众人迅速抢步过去搀扶,有女修士迅速摁掌在她身上,施法助其疏通经络血脉。

    恢复了活动能力,邵柳儿立刻推开左右,不敢让里面的主人久等,快步上了台阶。

    随行人员却被郭曼拦住了,“闲杂人等止步,先生不喜欢人多纷乱。”

    放了邵柳儿进去,立刻关门。

    “这也行?”巷口观望的昊青青愣了愣,旋即吵闹道:“让我过去,让我过去,我也要去跪拜!”8)

    </br>

    </br>